石家庄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施工

李兴钢讲述鸟巢内外

来源: 2018年07月21日

李兴钢讲述“鸟巢”内外

有人评价阿尔瓦罗西扎是葡萄牙式的葡萄牙人,不是真正的葡萄牙人。在北大讲座上,建筑师董豫赣也以此戏谑李兴钢,说他是李兴钢式的职业建筑师,而非真正的职业建筑师。

2006年10月19日晚上6点半,建筑师李兴钢在北京大学五四体育馆三楼电教厅作题为《关于鸟巢和鸟巢之外》的讲座。作为中国国家体育场鸟巢的中方总设计师,李兴钢讲述了鸟巢的设计过程和理念、他与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Herzog de Meuron)的合作等等。

鸟巢,作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赛场,自从2003年在几十个国际方案中胜出,它的外型、结构、造价、屋顶等等,一直处在毁誉参半的争论中,有喝彩的声音,也有疑惑的目光。

3年多后,它的钢结构工程终于成功卸载,现身于北京北四环至北五环的中轴线上。一直保持低调的李兴钢,最近也活跃了起来,乐意地向公众传达他有关鸟巢和鸟巢之外的故事。

看台与赛场

李兴钢作讲座当晚,北京大学五四体育馆电教厅人头攒动,连过道都挤满了人。有来自清华大学、中央美院建筑系的学生,也有已经参加工作的建筑师。

李兴钢指出,鸟巢并不是一个非常形式化的东西,也不是为了鸟巢而鸟巢。他说:体育场的基本功能,是一群人在竞技,另一群人在观看和捧场。你可以想象一下,在一个碗形的看台里,如果坐满了观众,人群涌动就成了建筑的一部分。这样的体育场可以燃起人们的热情,营造出最好的比赛和观赛氛围。

回归观看与竞技的热烈赛场气氛,形成一种向心的方向,这就是鸟巢的设计初衷。

我们的看台是一个均匀而连续的环形,看台东西两个方向高,南北两个方向低,与观众的视线相吻合,人们的焦点会集中到体育馆里的赛事本身,而不是去关注这个建筑有什么样的形式,这样可以营造一个赛场内的热烈气氛,是以最基本的方式完成了一个体育场最基本的任务。李兴钢说。

很多专家学者都应该知道这样的设计初衷,椭圆形体也是在这种理性的思考方式中推导出来的合理且科学的形体,为什么还会对鸟巢有那么多质疑呢?问题的焦点集中在混凝土结构外面的这个酷似鸟巢的壳和可以开启的屋顶。

李兴钢解释说:在概念设计阶段,最初的设计要求是要做开启式的屋盖,如果运用传统的结构形式,那么屋顶上势必出现两根巨大的梁贯穿整个体育场上空,从结构上讲是成立的,但是从美学角度看有很大问题。他当时还曾经想到中国扇子的开合关系

李兴钢讲述鸟巢内外

。后来经过无数的探讨和研究,出现了类似编织的结构方式,从而把承托活动屋盖的大梁淹没在了整个编织体系当中。

设计者将3个层次的钢梁巧妙地编织在一起,其中第一个层次为主结构,包括24根组合柱和48根主木行架梁,它们沿着屋顶中间开口呈辐射状相切编织;第二个层次作为次结构,用来填补第一层次钢梁形成的空隙;第三个层次的钢梁用于支撑立面的24组大楼梯,并延伸到屋顶。这既是结构也直接成为建筑外观造型的形体,与鸟的巢穴有一定的关联,于是形成了鸟巢体系。

它给人的整体印象是无序、不规则。但实际上这里蕴含着规则和秩序,这也是东方哲学的体现。李兴钢说。

空前复杂的合作

作为鸟巢的中方总设计师,李兴钢既要跟不同国籍的工程师协调,又要跟业主、政府、奥组委、施工方等多方协调关系,还要跟十几个专业的设计人员合作。他说:鸟巢汇聚着一系列的技术难题,这个建筑是东西方向高、南北方向低、连续起伏的三维立体形状,设计、施工人员面临的也是一个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庞大工程项目,所以合作空前复杂。我也跟国外的建筑师用英语吵过架,但最后不管是哪一环节的合作,都非常成功。

在瑞士的几个月里,李兴钢利用时差,几乎夜以继日地协调中方与瑞士之间的合作。瑞士合作方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建筑事务所是世界闻名的,事务所里的建筑师们有着自己独特的建筑设计风格,这就要求中方的设计师具有相应的设计品位和可以与之对话的水准,同时还要有一定的外语基础。在此之前,李兴钢虽然没有做过体育场的设计,但终以其实力成为最佳人选,并且不负众望。

现在,鸟巢最重要的钢结构工程经过4天的时间成功卸载,几年内都在这种高强度工作状态中度过的李兴钢终于松了一口气。面对几千张的施工图纸,技术上的挑战,庞杂的关系,李兴钢一直承担着巨大的压力。

鸟巢使用的弯扭性钢管成型技术在世界范围来说,是首次应用,所以难度也非常大。作为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钢结构工程,外部钢结构的钢材用量为4.2万吨,整个工程包括混凝土中的钢材、螺纹钢等,总用钢量达到了11万吨,全部国产。这是技术上的一大突破,就连焊接技术也是突破,所有的距离都必须精确到毫米。他说。

李兴钢式的职业建筑师

在与国际建筑事务所合作之后,李兴钢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这个工作室在尝试一种新的工作方式研究和设计并重,要通过研究来提升设计,拿出独立的精品去世界级的平台上为中国建筑赢得声誉。

出于运营和利润的考虑,当今国内很多设计院几乎没有什么创造,设计的过程大多是一种产品的生产。而李兴钢工作室的工作方式可以归纳为两点:设计性研究和研究性设计。

李兴钢认为一种强调研究和创作、强调团队式的研究与工作的模式值得借鉴和思考。在设计性研究过程中,李兴钢工作室通过对中国传统城市、园林、民居的体验,通过对西方著名建筑师的思想和作品的深入分析与研究,扩充了对中西方建筑与文化的认知,无形当中增强了对事物的判断能力;不断修正既定的审美取向,提高理论思辨能力,最终反映到日常的设计工作当中去。

每个建筑师都期待着获得世界性生意。葡萄牙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以及日本建筑师伊东丰雄一直是李兴钢工作室长期研究的对象,他说:我也得益于与高人的交往交流,比如赫尔佐格和德梅隆,比如艾未未。不可能从出生就有认识,而是经过了很多阅历、学习和领悟,甚至是失败的教训。

有人评价阿尔瓦罗西扎是葡萄牙式的葡萄牙人,不是真正的葡萄牙人。在北大讲座上,建筑师董豫赣也以此戏谑李兴钢,说他是李兴钢式的职业建筑师,而非真正的职业建筑师。我相信一切已有的人类活动的起点是其最为动人的时刻。李兴钢把美国建筑大师路易康这句名言看作自己的建筑理念,因为此刻有人类最本真的愿望和需求,所对应的某种建筑及其空间类型的形成反映了这种人类活动的全部精神。这里一定有我们可以汲取的灵感源泉。

3年前,年仅34岁的他,除了业内人士外,知道的人寥寥无几。而现在名满天下的李兴钢正在以新的姿态起飞,并为更多的人熟知。他说:我毕业十几年,以一个职业建筑师的态度做到现在,一直在经历一个不断学习,不断让自己成熟的过程,但是到现在可能还是一个未成熟的状态。这个行业是一个老年人的行业,因为它需要经验与积累,我这个年龄在这个行业来说是属于小字辈的,我现在有的也许只是对好的建筑的认知和对话的能力。

对李兴钢而言,建筑的神秘在于它早已存在于那里,遵循使用者的自然天性和建筑自身的朴素逻辑,而所谓设计只不过是在分析了种种给定的条件和多样的可能性后,寻找到那几乎惟一完美的答案。当然,寻找的过程和表达的方式带有因人而异的倾向或痕迹,比如,我是一个如此这般的中国人。他说。

(毛文月)

随机文章